新东方网>留学>新西兰留学>体验新西兰>新西兰职场>正文

Focus on新西兰打工旅行族(WHVers)

2013-08-27 09:46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申请打工签证赴新西兰打工兼度假

  工作从摘葡萄剪羊毛到打枪开飞机

  近日,《非诚勿扰》里一名留学新西兰的男嘉宾以其优秀的个人素质顺利牵手女嘉宾,引发外界对一个特殊群体——WHVers(打工旅行族)的关注。

  WHV的英文全名是Working Holiday Visa,中文为“打工度假签证”。实际上, WHV在国外流行多年,申请人多是年轻人,他们不需要有海外关系,也不需要担保支付昂贵的学费、中介费,就可以开展为期一年的海外边打工边旅行的经历,被视为年轻人就业前拓展自己、丰富人生的方式之一。

  目前,新西兰是唯一一个对中国内地开放打工度假签证的国家。从2008年开始,已有4000名中国年轻人拿到签证。在他们中,多数为大学生和工作不满3年的年轻白领。面对国内就业形势与人生选择,他们有着与同龄人不一样的经历与感悟。

  北京时间9月10日6时,新西兰移民局官方网站将开放今年的WHV申请,发放1000个名额。

  起早抢签期待转工作签

  在由900多人组成QQ群“WHVers的家”中,今年待申请签证的年轻人正讨论着关于新西兰WHV的一切。这个群是由去年已申请到WHV的网友“猴纸”建立的。来自武汉的“猴纸”准备在今年10月前往新西兰。

  在群里,年轻人对即将到来的新生活充满期待、计划甚至焦虑。虽然还不清楚具体有多少小伙伴竞争这1000个名额,但群里不少人已准备9月10日起个大早去抢名额,网上还出了专门抢WHV签证的软件。

  广州仔阿Don想和女友一起申请今年的WHV名额。工作2年,从事软件开发工作的阿Don感觉工作压力大,“加班没日没夜,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很压抑”。他想体验一下户外的工作和更好的发展。对于阿Don的决定,家人还是比较尊重和支持的。假如能成功申请WHV,他打算先去朋友家开的民宿住,然后去做农场工。当然,最理想的结果是,在新西兰找到一份技术工作申请转工作签证。

  同样来自广州的女孩灰灰刚刚毕业,现在还是自由职业者的她,希望能到国外开阔眼界、锻炼自己。作为女孩子,家里人最担心的是灰灰的安全,但她说父母很开明,最终还是支持她。由于WHV政策规定只能为同一个雇主服务3个月,所以灰灰认为,想要在一年内寻找自己喜爱、擅长的工作会比较难。如果获得签证,灰灰打算去新西兰的果园打工。爱好摄影的她,想去体验一下城市没有的阳光和汗水,她对自己的体能很有信心。

  目前,灰灰担心的是在9月10日那天抢不到名额。此外,对于从新西兰回来后的就业现实,灰灰也担心,怕用人单位是否会难接受这种爱出去疯又不稳定的员工。

  从葡萄工到罐头工 从拿周薪到拿月薪

  时光回到2010年。

  还在武汉理工大学读大四的陈晶惊奇地发现了WHV,让这个想要出国又不想给家里带来负担的年轻女孩儿异常欣喜。在经过网上抢名额“激战”、填表、支付签证费、甚至幸运地买到了仅需人民币500元的飞往新西兰的打折机票后,陈晶感觉新西兰就在眼前。

  一周赚200 刚够吃饱饭

  在准备资金证明时,陈晶第一次告诉父母,自己即将踏上新西兰的旅程。陈晶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希望陈晶读完大四后马上考研,不同意她去。而陈晶则劝说父母,签证机会难得,而且资金证明也仅是开证明,不动用资金。加上后来顺利拿到签证的过程,最后,陈晶先斩后奏的“计谋”最终获得父母同意。

  2011年8月底,拿到签证一年后,陈晶大学毕业,踏上了新西兰的旅程。对于孤身一人踏上异国他乡,陈晶并不害怕,“当时的兴奋感已代替了恐惧感。”

  时值夏末,国内和东南亚天气炎热,而新西兰却是冬天。一下飞机,陈晶就大呼好冷。

  先前, 陈晶只付了两周的房租120新西兰元,折合人民币700元左右。在异国,她觉得很多事情是被生活“逼”出来的,比如,“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做过饭菜,我的英语口语也不好。”

  到新西兰后,为了生活,陈晶打听到英语口语好的人会拿着自己的简历挨家挨户地上门“推销”自己。陈晶怕自己的口语不好,便在网上投了简历。但投出的简历像石沉大海一样。在等待的同时,陈晶找到了一份“换宿”工作。她每天为这家青年旅社打扫三四个小时的卫生,就可换取一天的住宿。

  三四天后,陈晶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正式工作——到位于新西兰南岛最大的一个葡萄酒庄工作。当时正值冬末春初,葡萄园内人烟稀少很荒凉,冬天的户外工作很艰苦。葡萄园内,男生的工作是剪掉葡萄冬天剩下的枯枝,而像陈晶这些女生们的工作是把葡萄的枝叶修剪到剩下最后的几根,留着来年春天发芽。

  新西兰的法定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4.5新西兰元,陈晶工作的葡萄园工资是计件,工资每周结算。“我干得很慢,特别慢,一周只能拿到200多新西兰元,跟我的开销几乎持平。”

  然而,两周后冬天结束,陈晶的工作也随之结束了,成了“失业人士”。

  收获爱情 结伴旅行打工

  在奥克兰,陈晶认识了江西小伙子Raynond,此时,恰好他买了二手车,他便邀请陈晶一起加入。于是,陈晶跟着Raynond在北岛北部自驾游了两个星期,两人也渐渐擦出爱的“火花”。

  两个星期后,陈晶与Raynond开车来到新西兰黑斯廷斯一个农场,继续为生活与旅行而工作。这些工作都是跟当时的时令作物相关,有南瓜工、葡萄工、苹果工、蓝莓工、杏子工、李子工等。回国前,陈晶的最后一份工作是罐头工,当时陈晶是小时工,最多时,陈晶一个月工资700新西兰元。

  在陈晶身处异国他乡的时候,国内的爸妈非常担心女儿,“当时爸妈汇给我一万元,开始找工作的时候用了一点,但回来的时候我带了更多的钱回来,基本上在外的一年都没有向他们要过钱。回国之后也没有找他们要过钱。”陈晶说。

  回国后,陈晶考上武汉大学研究生,今年4月份,两人一起开了一家淘宝网店,专卖我国香港和新西兰代购的商品。

  对话打工旅行者

  身在国外打工,如何保证人身安全,克服困难?曾在美国和新西兰打过工的资深的WHVer Vickie,希望能为蠢蠢欲动的小伙伴们提供贴士。

  记者:当时你申请新西兰WHV有什么顾虑?

  Vickie:顾虑当然有,我想无论是大学毕业还是辞职去打工旅行的人都会有的顾虑是结束这段旅程后如何重新回归社会,我也思考过,不过,两年的工作经历让我有信心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一人在异国最大困难是什么?

  Vickie:我之前去过美国,所以心理压力肯定没有第一次出国的童鞋们那么大。但打工旅行和旅行不同,会在一个地方停留,需要积攒下一阶段的旅费。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找到生活的乐趣。比如我有朋友喜欢户外活动,在打工之余,他就找到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探索。像我就喜欢端着三脚架选个好天气去采风。在国外短期生活,也一定要找到兴趣所在。

  记者:对去新西兰有哪些建议?

  Vickie:可能很多童鞋去之前有太多美好的憧憬,把新西兰的生活想象得无限美好,但文化冲突和独立的异国生活也是要面临的问题,所以一颗平常心,不要太在乎得失,才能让这一年的生活更有意义。可以借鉴但不要想着重走别人在新西兰打工旅行的轨迹,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天时地利人和,不必强求,顺其自然开心就好。

  记者:对于WHVer回国就业前途,你怎么看?

  Vickie:有很多毕业就来新西兰打工旅行的人,但是这个群体也容易对回国后的生活比较迷惘。因此,在中国,大二或大三时,或者毕业后工作2~3年感到迷惘,需要一段时间理清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方向,这时出国找工旅行是不错的选择。是金子就会发光,既然选择了去新西兰打工旅行一段时间,就不必恐慌归国后的生活,船到桥头自然直。

  另类高考

  19岁女孩学开飞机

  像陈晶一样,在南半球的另一个国度,目前已有4000名中国年轻人以另一种方式开始体验人生与青春。

  毕业于四川大学的Vickie北漂两年后,辞去稳定的公关工作,毅然申请新西兰WHV。今年7月9日,她刚结束了12个月的WHV生活。回忆起这段在新西兰的打工旅行经历,她总结,是用自己的劳动换取旅费,但不执著于赚钱,只为体验当地的文化和人情。12个月的丰富经历让Vickie有不少收获。

  比如,英语口语水平提高;生活上,她变得更阳光;以前,她从没想过还能在车里过夜,可在新西兰体验到了。

  “现在看来这些都是收获,都是无形的财富,日后也许会因为这一年经历所得而受益良多。”Vickie说。

  19岁,这应该是绝大部分中国学子们正在刻苦备战高考或是兴奋迈入大学校园的年龄。

  但上海女孩Paris却在19岁的时候游走于异国他乡,到果园里采草莓、采蓝莓,“混迹”于蔬菜厂、罐头厂、海鲜厂,还学会了开飞机。

  在新西兰期间,19岁的Paris去了一个叫纽埃的国家,那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全国只有1400人,至今只有十几个中国人去过,而她就是其中一个,想起来都觉得特别有意思。Paris很喜欢旅游,曾经一个人去东南亚自由行让她积累了一些经验,而父母开明的教育观念让她有机会走得更远,尝试更多。

  来自宁波的美女“吕丫头”的新西兰经历更为疯狂。

  “开过枪、打过猎、锯过树、刷过漆……杀过鹿、剥过野猪、拔过负鼠毛,开过飞机游艇,玩过滑翔机,跳过伞,蹦过极,走过冰川,打过高尔夫,滑过雪……太多太多的第一次。”

  “吕丫头”回忆,在新西兰这个农业发达的国家,通过打工换住宿的生活,她切身体会到了“No Pains,No Gains”(不劳无获)的基本道理。

  白天,她要帮农场主修栅栏、砍树、练枪甚至亲自剖猪、杀鸭、剔鹿肉,而晚餐中,她则可以尝到各种各样吃不完的野味,甚至学着主人来杯威士忌。这一趟,她还拥有了人生中第一辆车——帅气的丰田小吉普。更重要的是,她学会了在国内学不到的文明开车,2.5万公里无罚单无事故无碰撞。她在离境前三天,还以比入手价高10%的价格把车卖了出去。

  除了自己过得快活,最让“吕丫头”自豪的就是,她邀请妈妈和姨妈到新西兰,自己驾车陪她们玩。

  白领打工不是人人都适应国外生活

  8月2日,来自上海的张倩,辞掉工作四年的工程公司文档控制专员工作,来到奥克兰,开始她的WHVer生活。体验了半个月的异域生活,张倩坦言,来了以后发现自己更喜欢上海。

  像张倩这样的都市人,早已习惯城市齐全的配套设施,她觉得,奥克兰风景很好,但店铺很早就关门,缺乏娱乐活动,似乎让人觉得有些无聊。而且,奥克兰的公共交通不发达,美食就更无法与上海媲美。至于工作,最近,张倩刚参加了华为公司在奥克兰公司的面试。她认为,如果没有新西兰学历或者国内相关工作背景,在新西兰还是很难找到体面的工作。张倩计划,如果得到这份工作,就会留下来申请工作签证,如果不能,她就从北到南玩转新西兰,当中去果园做两个月的临时工。

  相关链接:新西兰WHV的基本要求

  目前对中国内地开放WHV的国家暂时只有新西兰,每年只有1000个名额,而且每个人一生中获得新西兰WHV的机会只有一次。WHV签证有效期为1年,要求申请者年龄在18~30岁,英语雅思成绩5.5及以上,有约相当于人民币5万元的存款证明,或者能够提供往返新西兰与中国的双程机票,并购买医疗保险等。新西兰的最低工资要求是13.75新西兰元/每小时,同时,节假日工作有8%的假日补贴。

  更多热点资讯:新东方留学频道

(实习编辑:童小芳)

新东方网托福官方微信:新东方托福 (微信号:xdftoefl

最新考试资讯、托福预测、托福解析,请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 

新东方留学考试辅导专区

班级名称 上课地点 上课时间 费用 详细

焦点推荐

精品直播

版权及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含本网和新东方网) 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东方",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见稿后在两周内速来电与新东方网联系,电话:010-60908555。